城步清廉人和事

【发布日期:时间:2016-04-25 09:50 】【点击率: 】【作者: 杨宗兴 】

城步清廉人和事

 

城步杨家将的清白家风

 

“精忠报国,清白传家”是天下杨氏的家规,亦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内涵。

城步杨姓源出弘农,派总关西。因此,杨姓居所槽门上方都写有“弘农郡”“三鳣第”“四知堂”“清白第”等字样。而最为常见的则是“四知堂”“清白第”。杨姓人为什么取这样的代号呢?这些标签其实后面都有一个故事,蕴含一种深意,体现一种追求。

东汉关西的杨震,力学不倦,博学通达,时儒皆尊其为关西夫子。由于邓骘的引荐,他晚年做了荆州刺史。调任东莱太守时,路过昌邑县,经他举荐做了县令的荆州茂才王密深夜前去谒见他,并献黄金十斤以示感谢。杨震严厉地批评说,我当你是正人君子,而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王密辩解道,夜深人静的,无人知道这件事的。杨震又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怎么能说没人知道呢!王密深为羞愧,拿着金条灰溜溜地离开了。没过多久,杨震官拜太尉,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但他始终秉持廉洁的美德,没有谋取丝毫私利。亲戚朋友劝他给子孙后代置买些田产,他却不以为然地说,假若后人能给我清白吏的评价,这难道不比留给子孙财产更为有意义吗?他既严格要求自己,也严格要求子孙。他的子孙都做到素食布衣,以步代车。为把清白家风世代传承下去,杨震便将“清白第“作为座右铭。从此,“清白第”则成为杨氏的代名词,挂于门楣上。而“四知堂”则是对清清白白的一种具体诠释。

城步杨家将自唐末从北方南迁,定居“飞山蛮”地城步以来,将才辈出,五代十国至清朝千余年里,文臣武将有史可查者达50余人。身份尊贵显赫者有宋杨正修、杨再兴,元杨正衡杨正仁、杨通贯,明杨洪父子,清杨和杨兆鳣等。史学家研究认为城步杨家将历经数朝跨越千年而不衰,应归功于杨家将文化的深厚滋养,其中,至关重要的是“清白家风”。无论功劳有多大,官阶有多高,他们的忠君爱国情怀都不会变;清清白白的品行都不会变;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大众的利益永远都高于个人利益的价值取向都不会变。正所谓“望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清白铸成了信念,谁还能怎样呢!

清白是城步杨家将的一条精神主线,下面试讲几则故事。

清同治《城步县志人物卷》记载了廉吏杨和的事迹。杨和,城步蒋坊人。明正德十四年(公元1519年)考取贡生。嘉靖初任广西梧州通判。梧州时为富庶之地,凡到此任职之官员都趁机敛财。而杨和却不同,一心只为民谋福祉,上任后力除官弊,清理厂税,为民除害,在广东省石岘山抓获一名巨盗。不久,调任广西浔州(今广西桂平)通判。因督剿盗匪有功,旋升为四川省剑州知州(正四品)。其时剑州土豪夺占良田成风,给百姓造成极大危害。对此,杨和顶住压力,严办强夺田地的人和事。由于开罪了上司,他不得不弃官回乡。虽在外从六品官当到了四品官,却毫无积蓄,家境十分清贫。家里住的是篱笆墙房屋,七八十岁的父母都得劳作。诚如他自嘲地对人说,家里现在是七十人挑水(指七十岁老母还得挑水),八十人担柴(意为父亲八十岁还得上山砍柴);屋子是千柱落地九龙抱柱(指住处是草庐);饮半边江水(指半边水缸盛水),一只油船和一只盐船朝去暮归(指家里养两只鸭子生蛋解决油盐问题)。表面看似他在向下属炫富,实则道尽了一个清廉者的万般酸楚。

《城步人物谱》(县政协2006年8月编)记载了杨兆鳣的墓联。杨兆鳣,苗族,儒林镇大竹坪人。乾隆四十二年拔贡,翌年中进士,在京为官,参与编修四库全书。后历任江西宁州州判和万年、泸溪、乐平等县知县。为官清廉,政绩卓著。嘉庆三年(1798)补授雩都知县。后因老母故去,回归乡里,守孝期满,改事教育。嘉庆二十年(1815)任江华县教諭。道光二年(1822)二月初二卒,葬大竹坪觉古山。后人在其墓碑上刻联云:觉后知清风两袖,古先迹白玉双环。这幅对联高度评价了杨兆鳣清清白白的一生,并表明他死后,人们会永远感恩他,就象当年老祖宗杨宝救了一只黄雀,黄雀衔来白玉环感恩一样。

综上所述,城步杨家将的清白思想是一以贯之的,象江河一样奔流不息,并深深影响着教育着后人。

 

城步古代廉吏

“叫花子”知县饶梦燕

 

饶梦燕,名方殷,字翼堂,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五月十五日出生,儒林镇月台街人。清雍正十二年(1734)以拔贡赴雍州(今陕西省西安市西北一带)上任。不久,因父逝离任归乡守孝。当时,恰逢瑶民蒲寅山聚众起义。义军拒交税赋,杀戮官吏,知县蒋德重率兵剿不克。情急之下,饶梦燕向县衙献计,平定蒲寅山起义后,饶梦燕被委以城步知县。后调任山东省金乡县(今山东济宁市西南部)知县。他从政清廉,内行纯笃。为侍奉老母,他辞官归乡。他虽为知县,却连回家的盘缠都不够,“讨米是君子的后路。”他不得不靠乞讨才回到家,街坊四邻见到他的狼狈样甚为诧异,窃窃私语说,想不到世间有如此不爱钱财的人当知县当成了“叫化子”。

 

自带钱粮“上班”的知县李蛮牛

 

李蛮牛的真名叫李尚卿,山东省海阳县人,大清进士。光绪五年(1879)出任城步知县。

三十六峰北端,也就是清溪岔路口附近,有“吞官石”“白旗岩”。大凡到城步走马上任的官员,都很忌讳从这两处经过。李尚卿偏不信这个邪,到任那天,他径直打此而过,进了县衙。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此举引起了恶霸劣绅的恐惧和不满,他们决意要压一压这头蛮牛的威风。

一日,李知县升堂断案。审案过程中,一陌生人走进衙门,给李知县送了一包东西,并耳语几句便离去。这时,公堂上一阵哗然。那些和李知县较上劲的“地头蛇”以为天赐良机,要求李知县当众打开包袱让看个究竟。当李知县不慌不忙展开包袱,公堂上顿时鸦雀无声。原想包袱尽是白花花的银锭,岂料成了黑麻麻的荞麦粑粑!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家里见李尚卿有段日子没差人回去取伙食钱了,更起疑虑,特地差仆童送去荞麦粑粑让他自省。

李尚卿幼年父母双亡,由婶娘抚养成人,并送他读书考中进士。他当了知县后,婶娘告诫他说,尚卿,你是老百姓的后代,当了官不要忘本,要清清白白做官,老老实实做人,要为民多做实事善事……并要求他按月回家担米取钱,补贴俸禄的不足,切忌贪赃枉法。李知县谨记婶娘教诲,清正廉明,勤政务实,是真正的廉吏。因他性情耿直,公道正派,百姓昵称他为“李蛮牛”。

 

“酸菜县长”向大伟

 

向大伟,湖南衡山县人。民国二十年(1931)八月出任城步县长。他在城步的三年间,薄赋税,肃匪患,为民谋福祉,不失为一个好县长。他离开城步时,人们送他一把万民伞,以彰其功德。

向大伟留给城步人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清廉品格。他的厨师王百顺说,向县长百分的俭朴,常以酸菜下饭,下人都叫他“酸菜县长”。

向县长的母亲很贤淑,教子有方。就在大伟赴任城步知县的前夕,母亲让他断“鸡蛋失窃”案。聪明的大伟,把一家老小叫拢来,开始“升堂理案”,他让每个人打碗水漱口,并将漱口水吐到碗里装着盛上来,大家都一一照办。见此情形,母亲犯难了。大伟说,娘你就不用漱口了,孩儿明白了。大伟娘说出了事情原委,并语重心长地告诫大伟说,别小看一只鸡蛋,它可是老百姓的油盐钱。你今为父母官要公正办案,勤政为民,切记不要贪,贪是一把刀啊,不仅伤损己身,更将祸害家人。大伟心领神会,频频点头。

贪缘于口。大伟从管住嘴巴做起。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招厨。告示贴出,全县上下会点厨艺的无不跃跃欲试。考试很简单,应考者只需做一道菜给向县长,向县长觉得满意就算录用了。一个外地来的县长到底好哪一口呢?参试的人都四处打听琢磨。有人炒苗乡血浆鸭的,有炖南方人参乌骨鸡的,有用嫩豆腐和鲜泥鳅烩煮成“十二桥明月夜”的,还有什么“鲤鱼跳龙门”呀,“百鸟朝凤”呀,“十锦拼盘”呀,“五福临门”呀,“八仙过海”呀,山珍海味可谓数不胜数。谁知这道道美味佳肴,向县长连看都不看,闻都不闻。众厨师悻悻而退,心里直骂这样“嘴刁”的人做知县,老百姓可遭殃了。一时间,无人再去应聘。过几日,城东王百顺麻着胆进了一道菜。是怎样一道菜呢,很简单,他用刚刚腌好的豆角做主料,切得细细的,配些许肉末,拿香油芝麻油猪油调匀,爆炒了一会就出锅,洒些葱花即就。这不就是一道酸菜吗?对又不对,厨子王百顺可不叫酸菜,菜名挺斯文的,叫“细细沫沫总关情”。看到这道菜,听了王厨子报的菜名,向县长有多高兴啊,拍板说,成,这菜好,有意思,今起你就我的“县厨”了。

向县长生活俭朴,勤政爱民,深受县人仰佩。

 

作者:杨宗兴   

                        

顶部】【关闭